营养饲喂

首页 > 技术中心 > 营养饲喂

丹麦和中国上海市养猪生产初步比较

时间:2016-11-30

 

九 丹麦和中国上海市养猪生产初步比较
上海祥欣畜禽有限公司 肖苏荣

  为了进一步提升祥欣公司的种猪育种和养猪生产技术水平,在2009年3-5月公司派技术部肖苏荣经理,前往“养猪王国”丹麦进行专门的养猪生产及育种技术学习。本文将丹麦和上海市的养猪生产进行了初步比较,以更好的学习和理解丹麦先进的养猪生产和管理技术。本文也被评为:2009年“骏安杯”全国规模化养猪论文大赛优秀论文。

   摘要:丹麦是世界养猪技术最先进的国家,被誉为“养猪王国”,中国是世界养猪规模最大的国家。针对两国的具体情况,笔者通过土地资源和气候,行业准入管理办法,养猪生产人员的继续教育,养猪生产规模,种猪品种和育种体系,养猪生产水平,饲养和饲料,环境控制设施,猪场生物安全,环境污染控制等十个方面,加以详细的对比分析,指出了当前我国养猪业中存在的实际问题,并提出了具体的解决措施,以便更好的服务于我国的养猪管理和生产。

关健词:丹麦;中国;养猪生产;比较分析

  丹麦是世界养猪技术最先进的国家,被世人称为“养猪王国”;中国是世界养猪规模最大的国家,猪的存栏数、出栏数和猪肉产量接近世界的一半,是世界上第一猪肉生产大国。笔者通过在丹麦三个月的学习考察,对丹麦的养猪业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现将丹麦和中国上海市的养猪生产做一初步比较,以更好的学习和理解丹麦先进的养猪生产和管理技术。

一、土地资源和气候
丹麦地处北欧,位于北海与波罗地海、欧洲大陆与斯堪的那维亚半岛之间,全国人口540万,国土面积约为44000平方公里,可耕地面积约为270万公顷,占国土总面积的62%。地势平坦,平均海拔高度约为3米,最高处海拔173米,最低海拔-4米。属于典型的海洋性气候,年平均气温6℃,年均降水量约860毫米。7月气温最高,平均气温约为16.6℃,最高达32℃。2月气温最低,平均气温略低于0℃,最低达-5℃;
中国上海市位于长江出海口的东海之滨,全市常住人口1780万。土地面积为6340平方公里,约为丹麦的15%;可耕地面积32.3万公顷,约为丹麦的12%。地势也较平坦,平均海拔高度为4米,最高处为98米。上海属于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温和湿润,年平均气温约16℃,比丹麦高10℃;降水量约1100 毫米,比丹麦多240毫米,是丹麦的128%。7月份气温最高,最高达39℃,日平均气温约28℃,比丹麦高11.4℃;1月份最低,最低可达-7℃,日平均气温约3℃,比丹麦高3℃。
由此可见,上海与丹麦相比,夏季平均气温高出许多,冬季平均气温稍高,降雨量多出约28%。相对来说,丹麦的气候条件更适合养猪生产。

二、行业准入管理办法
农业是丹麦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丹麦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农民的农业国,农牧业高度发达,但却没有一个“中国式的农民”,都是清一色的“农业工人”,丹麦的农业生产经营专业化水平非常高。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丹麦许多综合性农场逐渐演变成专业的养猪场、奶牛场等养殖场,或专门从事耕种的生产农场。丹麦法律规定,国家只允许个人拥有农场土地,不允许建立合作制和股份制农场;所有农场只能通过市场购买的方式获得,不能通过馈赠或继承方式获得。
丹麦农业部规定:一个青年农民要想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农场,必须首先积累一定的资金,或从抵押信贷社或银行得到贷款,然后按照当时的市场价购买农场。抵押信贷机构专门为这些农民提供以土地为抵押的大额贷款,而抵押的土地就是自己父母已经经营的土地。按照丹麦法律,抵押信贷机构允许的贷款量只能相当于农场市场总价值的70%。如果到期还不能交付利息或偿还本金,抵押信贷机构将接管整个农场。
按照法律,在丹麦购买超过30公顷土地的农场主,必须是正规的农学院毕业,而且持有“绿色证书”。要想获得“绿色证书”,必须先持有“技术农民证书”。而要获得“技术农民证书”,必须在完成九年正式教育的基础上,经过6个月的农学院课程和18 个月的农场实习才能实现。在获得“技术农民证书”后,完成总计5年专业课程的学习以及在农场的实习,并通过严格的全国统一考试后才能获得“绿色证书”。
丹麦政府对养猪规模的控制和管理也非常严格,对农场主可饲养的生猪数量进行严格限定。国家法律规定:每个猪场饲养生猪的数量最多不超过1500头生产母猪或15000头肉猪。
严格的土地获得制度和农场经营资格管理办法,保证了丹麦的每一个养猪的农场主都具有相当高的素质。此外,遍布全国的农业咨询服务中心还为农场主提供终身教育服务,并与农业院校、研究机构紧密合作,每年定期对农民开展知识更新培训,造就了知识型的农民队伍。丹麦农民整体上的高素质为其养猪业保持竞争优势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础。 
目前上海市政府对养猪行业的从业资格和生猪饲养规模还没有出台具体的管理规定,猪场老板向自己的子女无偿赠送或遗赠猪场非常正常和普遍。生猪饲养规模也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从业人员的文化水平相对不高,更缺乏有效的终身教育服务机制,这些都有待政府有关部门以后根据国情进一步加以改进和完善。
可以说,丹麦的行业准入管理办法比上海要完善和严格。

三、养猪生产人员的继续教育
在丹麦从事初级农业生产的人口只有8 万,即占全国540万人口当中的1.5%。畜牧业是丹麦农业产业的支柱,畜牧业产业占农业总产值的80%左右,其中养猪业占畜牧业产业的40%。因此,养猪业是丹麦农业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产值约占农业总产值的1/3。
丹麦的农学院是养猪农民继续教育的主要力量。位于哥本哈根市的皇家兽医学院和欧登塞市的达拉姆农学院在农民培训方面享有盛名。丹麦每年约有1000位完成九年正式教育想做技术农民的年轻人到农学院开始他们的农业教育,占全国同龄青年的3% 。而这些就读农业的青年中,有一半以上的学生没有任何农村背景,并不是所有的农民和农场主都来自农村。农民和农场主的学习并不因离开学校而结束,只要他还在经营农场,学习就应继续。每年有“一周知识更新课程”在有住宿条件的农学院举办,大约10000农民参加培训,其中从事养猪的农民约占20%-30%,费用由政府支付。各地的农业咨询中心也经常提供简短的培训课程为农民进行技术培训。
据中国农业部统计,2007年中国畜牧业总产值突破1.3万亿元,占农业总产值的34%。可见,畜牧业也是中国农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上海市是一个工业型的国际大都市,2007年全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GDP)约12000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约216亿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8%,畜牧业占农业总产值的26%左右,其中养猪业约占畜牧业总产值的31%。
上海市也有多所农业学院为农民和想从事农业生产的年轻人进行有关专业的技术培训,其中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和上海农林职业技术学院。对在职的农业从业人员,上海市农业委员会的有关技术推广部门每年定期为基层技术人员进行业务培训,以更新他们的专业知识,提高其技术水平。在上海市养猪行业工作的技术人员,每年必须接受一次上海市动物疫病防治和控制中心(畜牧兽医站)组织的为期1周-2周的职业继续教育培训,否则技术职称晋升将不予通过。
与丹麦相比,上海对养猪农民的继续教育覆盖面相对较小,应该进一步加大养猪技术培训和推广的深度和广度。

四、养猪生产规模
目前,丹麦全国约有养猪场11000个,生产母猪存栏约为108万头。其中,年生猪出栏量超过1万头的有225个。全年生猪出栏量约2500万头,年屠宰量约为2300万头,全国年人均生猪屠宰量为4.3头,是世界上人均产猪肉量最多的国家。除国内消费外,丹麦生产的猪肉约80%供出口,位居世界猪肉出口第一(加拿大列第二位,美国列第三位)。由此可见,丹麦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养猪王国”。
上海全市大大小小的生猪饲养场约有1200多个,存栏母猪数量为约15万头,为丹麦的14%;全年出栏生猪约250万头,为丹麦的10%,上海年屠宰生猪1000万头,为丹麦的43.5%。人均产猪肉量远不及丹麦,上海每年约由国内其它省、市采购调入屠宰生猪750万头,以满足市民对猪肉消费的需求。
由此可知,丹麦的养猪生产规模要远远超过上海。

五、种猪品种和育种体系
丹麦的种猪品种主要包括长白(Landrace)、大白(Largewhite)和杜洛克(Duroc)。这些丹麦的优良种猪品种早已就以瘦肉率高和繁殖性能好等指标闻名于世,但为了保持其持续的竞争力,丹麦政府仍非常重视种猪育种,在种猪改良方面不断取得了新的进步。
育种工作由丹麦肉食品和家禽协会(Danish Meat & Poultry Association)专门的育种公司——丹育公司负责,该公司在全国建立了43个核心群种猪场和162个扩繁场, 饲养了2450头曾祖代和43000头祖代种猪。丹育公司的育种专家定期到种猪场进行种猪测定和遗传评估。选种的技术指标母系有7个,父系有6个:母系主要包括产后第五天的活仔数(LP5)、料肉比、瘦肉率、体型、日增重(0-30kg)、日增重(30-100kg)、屠宰率,所占权重分别为70%,10%,6%,8%,4%,1%,1%;父系主要包括料肉比、瘦肉率、体型、日增重(0-30kg)、日增重(30-100kg)、屠宰率,所占权重分别为31%,25%,6%,8%,16%,14%。专家们将测定和评估的有关数据全部向社会公开,商品猪场根据这个来选择使用全国最优秀的公猪和母猪, 生产优质的商品猪。
在种猪育种过程中, 95%的母猪采用人工授精技术, 使不同种猪群之间建立起遗传关系,便于联合育种的开展。一个血统的种公猪精液最多只能与5%的母猪进行交配,以防止近亲繁殖,保证品种不断改良。经过多年的选种选育,丹育公司培育的长白、大白和杜洛克猪都是举世闻名的优质种猪, 各项生产指标均居世界前列。
大多数丹育种群都加入无特定病原健康计划,采用无特定病源(SPF) 进行种猪育种,以提高种猪的质量。其方法是在具有高度卫生条件的猪场进行的,由专业公司负责技术指导,养猪场实行隔离封闭式管理。这些猪场没有特定病原体引起的疾病,如猪痢疾、支原体肺炎、萎缩性鼻炎、虱和疥癣等。该种猪群的生产多数是用剖腹产的方法,其目的是建立新种猪群。该类种猪交易都是通过SPF组织进行的,种猪的运输也是使用带有密封空气过滤器通风设备的专用车运输,其目的是避免转运过程中的交叉感染。 
丹麦的育种体系还包括国家种猪测定中心和猪人工授精供精站,农场主每个月将自己最优秀的后备公猪送到种猪测定中心进行综合测定,该中心拥有法国产ASERMA种猪自动性能测定设备190套,每年测定公猪5500头左右,其中10%—15%送到人工授精供精站作为供精用种公猪,其余淘汰用于屠宰测定。丹麦猪人工授精供精站拥有公猪400头,农场主提前一天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告之人工授精供精站,需要哪头公猪的精液和数量,第二天由人工授精供精站采好精液用专用的精液运输车分送到各个农场,每个农场每次使用的都是全国最优良公猪的精液。
由于具备完善和先进的育种体系,丹麦的猪育种技术因此发展速度很快,在近10年中,平均日增重提高约300克,料肉比下降约0.2,屠宰瘦肉率提高近5%。
上海目前饲养的种猪品种和丹麦基本一致,主要是长白、大白和杜洛克三个品种,全市现有12个核心群种猪场(原种猪场)和27个扩繁场, 共饲养了约3600头曾祖代和5500头祖代种猪。市、区动物疫病防治和控制中心的育种专家每2年对种猪场的种猪生产各方面进行检查和评估,以确定其种猪生产资格,不达标者取消其种猪生产许可证。
上海的育种技术指标除繁殖性能仍用窝产仔总数和窝产活仔数计算外,其余与丹麦的育种指标基本一致,主要包括日增重、料肉比、瘦肉率、体型、屠宰率等。所有育种群都必须无“I、II”类传染病,达到国家规定的种猪健康水平。
最近几年由市农委和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组织上海三家规模最大的种猪场开展联合育种,以提高上海的种猪质量,为上海和周边地区的种猪品种改良服务。但其育种规模与丹育公司那样大型的专业育种公司相比还是较小的,有待进一步扩大参加联合育种的种猪场数量。最近五年,上海养猪场猪人工授精技术的推广和应用速度 非常快,目前大部分养猪场的母猪繁殖都采用猪人工授精技术,市场对优质公猪精液的供应需求非常大,但上海现在还没有大型的猪人工授精供精站为全市统一供精,有条件可以加快有关方面的建设。上海的种猪测定中心现有美国奥斯本工业公司生产的FIRE种猪自动性能测定设备40套,每年为全市核心群猪场测定种猪2批次,测定数量约1200头,为各种猪场育种提供了第一手准确可靠的技术资料,但其测定规模相对较小,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提高。
因此,丹麦的种猪品种和上海基本一致,但其育种体系比上海更完善,种猪育种水平更高。

六、养猪生产水平
丹麦养猪业规模化和产业化水平较高,养猪生产者追求的生产目标是:提高母猪繁殖能力,提高肉猪生长速度、饲料转化率、瘦肉率和肉质等。其措施是采用育种、繁殖、营养、疫病防治和环境卫生方面的最新理论和技术,通过这些先进理论和技术的应用,丹麦的养猪生产水平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具体生产数据见以下统计表格[由丹麦肉食品和家禽协会(Danish Meat & Poultry Association)生猪生产部提供]。

表一 2007年母猪平均生产水平统计表

技术指标

数 量

存栏母猪

300 头 -500 头

断奶仔猪 / 母猪 / 年

28.7 头

胎次 / 母猪 / 年

2.36

活产仔数 / 窝

13.3 头

断奶仔猪数 / 窝

12.2 头

断奶日龄

25 天

断奶个体重

6.3 公斤

哺乳期成活率

92.4%

分娩率

89.5%


表二 2007年育肥猪平均生产水平统计表

技术指标

数 量

出栏商品猪 / 年

1000 头 -8000 头

日增重

961 克

料比

2.28

屠体重

77.3 公斤

宰前活重

101 公斤

瘦肉率

59.7%

死亡率

1%


表3 2007年丹育公司Bellinge原种场生产水平统计表

技术指标

数 量

生产母猪

350 头

活产仔数 / 窝

12.3 头

LP5

11.4 头

断奶仔猪数 / 窝

11.2 头

断奶日龄

26 天

胎次 / 母猪 / 年

2.21

商品猪 / 母猪 / 年

24.5 头

达 30 kg 体重日龄

87 天

达 100 kg 体重日龄

165 天

日增重 30-100 Kg

897 克

料肉比

2.86


上海养猪生产水平近几年进步很快,但与丹麦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虽然上海养猪生产者追求的生产目标与丹麦基本一致,但上海的母猪繁殖水平明显低于丹麦的水平,每头母猪每年提供的出栏商品猪约在16头-19头,远远低于丹麦的24头-25头,其它  生产技术指标的水平和丹麦相差不大。因此,上海养猪业应在母猪繁殖方面多改进,缩小与丹麦的差距。
通过比较可见,丹麦的养猪生产水平特别是种猪繁殖水平要远远高于上海。

七、饲养和饲料
丹麦猪场全职的工作人员非常少,一般繁殖场是每150头-200头生产母猪配置一个劳动力,肥育场是每3000头猪安排1个劳动力。饲料的输送全部采用自动送料装置,猪每天的进食量由电脑控制,根据不同生长期定时、定量喂养。由于采用先进的饲养设施和科学的饲养方法,丹麦猪的体重、身长、身高、瘦肉率基本一致,所以能在自动化的流水线上进行屠宰分割。
丹麦猪饲料营养配方非常科学,由丹麦肉食品和家禽协会(Danish Meat & Poultry Association)的生猪生产部负责研究和制定。通过对配合饲料成份进行检测分析,为养猪农民提供饲料营养技术的咨询和指导,不断提高养猪生产的饲料报酬,取得最好经济效益。
丹麦的猪饲料以谷物为主,主要是大麦、小麦、燕麦等。另外,加少量饼粕、油脂、矿物质和维生素等。丹麦法律严格禁止饲料中使用催长剂和荷尔蒙等生长激素。饲料营养丰富,饲养效果良好,其料肉比在2.3:1以内,平均日增重900克以上,生猪出栏天数平均约160日龄。
上海养猪场由于国情不同,劳动力价格相对不高,一般繁殖场是每25头-30头生产母猪配置一个劳动力,肥育场是每1000头猪安排1个劳动力。部分先进的养猪场采用了自动送料装置,大部分还是采用传统的人工喂料。猪每天的进食量还没有使用电脑控制,基本是饲养员凭饲养经验决定每头猪采食量的多少,这样的饲料喂量可能不一定完全合理,将影响饲料利用率和饲养效果。
上海的养猪场基本各自制定自己的饲料配方,其依据是根据相关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上海市动物疫病防治和控制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上海农林职业技术学院以及上海农业科学院等机构的猪营养专家可以为养猪的农民提供养猪饲料配方的技术咨询和指导,以不断调整饲料配方,达到最好的饲料报酬和经济效益。
上海的养猪场的饲料为“玉米+豆粕”型,和丹麦相比有所差别,饲料原料主要以玉米和豆粕为主,辅以少量的麦麸、油脂、矿物质和维生素等。其料肉比约在2.7:1以内,平均日增重850克以上,生猪出栏天数平均约170日龄。政府有关部门对生猪生产有明确的卫生要求,但在饲料中滥用抗生素和超量使用药物导致药物残留,重金属超标等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管和解决。
由上可见,丹麦的饲养水平要高于上海,饲料报酬更是要远远高于上海。

八、环境控制设施
由于劳动力价格昂贵,丹麦养猪业的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非常高, 猪舍内的通风、保暖、降温都由电脑实行自动化控制。
1、通风:所有丹麦猪场的猪舍都是全封闭型的,根据建筑面积每幢猪舍装有数个进风口和出风口,一般平均每300平方米-400平方米设置1个,其运转由自动控制系统根据传感器自行开关,确保舍内空气清新。
2、保暖:由于丹麦的冬季气温较低,所有猪舍均设有加温装置,一般采用装在猪舍四周墙上的暖气管或暖气片给猪舍加温,也是由自动控制系统根据传感器自行开关,确保舍内达到设定的温度。产房的设定温度一般为25℃-26℃, 其它猪舍为18℃-22℃。
母猪产房在产床一角安装电热板和红外线灯,给哺乳期的仔猪加温,以保证仔猪所需的环境温度。丹麦猪场冬季加温费用较高,据采用柴油加温的猪场统计,平均每头生产母猪一个冬季的加温用油在30公升左右。
3、降温:由于丹麦的夏季气温一般不会超过32℃,所以其猪舍基本没有过多的降温装置,一般在母猪舍装有简单的喷淋头,定时给母猪洗澡降温而已。
目前上海劳动力价格相对丹麦来说还是比较低的,养猪场的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还不高,只有少数先进猪场的猪舍内采用了由电脑自动控制的通风、保暖、降温装置。
1、通风:几乎所有猪场的猪舍基本是半全封闭型的,以自然通风为主,少数猪场的猪舍在屋顶安装了靠风力转动的罗轮换气扇,在冬季可以清新猪舍内空气,提高舍内空气质量,降低猪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2、保暖:由于上海的冬季气温和丹麦一样较低,必须给猪舍配置加温设备。上海最近几年才开始在产房和保育舍采用装在猪舍四周墙上的暖气管或暖气片给猪舍加温,部分也是由自动控制系统根据设定温度自行运转,或者采用在猪床上安装循环热水管等地暖装置,确保舍内达到设定的温度。设定温度一般为20℃左右。大部分还是采用传统的红外灯和电热板加温方式,舍内温度一般最高只能达到15℃左右。
同样,上海养猪场的母猪产房基本全部给哺乳期的仔猪在产床一角设置保温箱,在保温箱内安装电热板和红外线灯加温,可以保证仔猪所需的局部环境温度达到25℃以上。
3、降温:由于上海的夏季平均气温比丹麦高11.4℃,高温期持续时间长,所以其猪舍的降温装置要求比丹麦高。一般猪舍都装有“风机+水帘”的机械降温系统,部分先进猪场的猪舍配备了相应的自动控制系统。采用这些降温设施后,猪舍内的温度可以比外界环境温度下降6℃-8℃,减少猪群的热应激,提高了猪场的生产效率。
所以,丹麦猪场的环境控制设施比上海猪场要先进,环境控制水平更高,饲养效果更好。

九、猪场生物安全
丹麦猪场通过多年的净化,基本消灭了各种危害猪群健康的传染性疾病,如口蹄疫、典型非洲猪瘟、猪水泡病、伪狂犬病、病毒性脑炎、脊髓灰质炎、结核病和旋毛虫病等,保证了猪群的健康。丹麦国家食品和兽医管理局每月公布各类动物的“I、II”类疫情。养猪场也非常重视检疫和防疫工作,极力消灭各种危害性疾病和容易传染给人类的病毒。目前面临的主要是沙门氏菌,超过100头猪的,都要定期进行检查,当前猪肉的沙门氏菌检出率为1%,世界上只有丹麦和瑞典能达到这一水平。
上海养猪场的传染性疾病情况比丹麦复杂得多,主要通过疫苗注射、猪群药物控制和淘汰发病猪等方法控制传染性疫病的发生和发展,少数猪场偶尔采用先进的隔离早期断奶技术(Segregated Early Weaning)和多点生产体系(Multi—Site Production),有效控制了疫病的感染和传播,提高了猪群生产水平和猪场经济效益。
相对来说,丹麦猪场的生物安全做得较好,生猪及制品更优质、安全和放心。

十、环境污染控制
丹麦的法律规定, 农场主的牲畜总数必须和他拥有的土地成一定的比例关系, 养猪先要有土地, 有土地才能养猪。养猪场要有与生产规模相配套的粪便污水储蓄池(每头生产母猪需要6立方米的储蓄池储存空间),饲养过程中产生的粪便污水全部储藏在池内, 经过九个月的自然发酵后, 再全部还田。既保护了环境, 又促进了生态农业的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丹麦环境法规定:养猪场不可以有超过500个单位的生猪—一个单位为3头生产母猪或30头育肥猪。目前,只要农场发展到750头母猪或7500头育肥猪,环保机构马上就会对猪场环境效应进行评估,根据评估的结果决定猪场生产规模是否取可以扩大。通过制定严格的技术规程和环保规定,并切实贯彻执行,丹麦的养猪业并没有给环境造成影响。据丹麦国家猪生产委员会(The National Committee For Pig Production)测算,丹麦年生猪出栏量最多为2500万头。
中国政府颁布了《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和《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等相关法规,对规模养殖场废气、废水、废渣的排放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上海市政府针对养猪场污染问题出台了治理规划方案,并投入了大量资金实施了2个3年环保计划,划定水源保护区和城镇居民生活区等为禁养区,并对养猪场污染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治理办法和要求。目前上海养猪场对空气、水和土壤等环境的污染问题已初步得到控制和解决,但一些养猪场的粪尿处理技术和设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上海在新建猪场的规划和建设选址过程中, 可以借鉴丹麦对猪场粪便处理和利用的做法。 粪便污水的排放最好采用种养结合型,猪场必须有配套的土地,粪便污水经发酵后全部还田。以前的老猪场可以采用养养(水产) 结合型和干(粪) 湿(污水) 分离型等多种处理方式, 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保护猪场生态环境, 促进养猪业的良性循环和可持续发展。
因此,丹麦猪场的环境污染控制得比上海好,猪场生态环境更好,发展后劲更足。
通过以上简单比较,笔者更全面地熟悉和掌握了丹麦先进养猪业的生产情况,提高了自己分析和解决养猪生产实际问题的能力。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 黄贤云; 某猪场在经营管理中突出的优点与存在的问题[J]; 当代畜禽养殖业; 2003年08期; 42-43
[2] Boal, F., J. Chanoki, F, Costa, M. Klompenhouwer, A. Kusuma, C. Pan, G. Russel, K Shwedel, and P. Vizzone. 2005. Partnerships in the Animal Protein Industry. Agri Vision 2005. Rabobank.
[3] Young, M. 2005. Efficiency of pork production: a USA, Canada, and Ireland comparison. Allen D. Leman Swine Conference. Pp 124. 
[4] Hartog, L. den. 2005. Global Perspective on Integrated Pork Production. Pig News and Information. 26:73N-77N.
[5] 安全金,吴同山,王敬军; 种猪场的经营管理[J]; 广东畜牧兽医科技; 2003年06期; 20-21 
[6] FAS/USDA. 2006. Livestock and Poultry: World Markets and Trade March 2006.
[7] Johannesen, K. Adding genuine value can defy apparent logic. Agri Vision 2005. Rabobank. Pp 22.
[8] Misumi K,Suzuki M,Sato S,et al.Successful production of piglets derived from vitrified morulae and early blastocysts using a microdroplet method[J].Theriogenology,2003,60:253-260.
[9] 唐洁; 现代集约化猪场的经营与管理[J]; 农业新技术.今日养猪业; 2005年04期; 22-24
[10] Canfield, K. 2006. Pork production in Latin America: Processing sector. The Profit Improver, Volume 2 Spring issue, 2006.
[11] 邵世义,刘德贵; 我国种猪市场的发展态势 [J];农业知识; 2006年06期; 13
[12] 张志刚,邹忠爱; 规模化猪场目标管理模式探讨[J]; 福建畜牧兽医; 2004年02期; 27-28
[13] 安全金,吴同山,王敬军; 种猪场的经营管理 [J];广东畜牧兽医科技; 2003年06期; 20-21
[14] Wells DN,Misica PM,Tervit HR,et al.Adult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is used to preserve the last surviving cow of the Ender by Island cattle breed[J].Reprod Fertil Dev,2007(4):369-378.

返回列表